中国山东网中国山东网财经 山东彩票正文

老师去世,他代其照顾父母二十一年

2021/12/3 15:17:29   来源:山东彩票    

  从身强体健到负重致远,从而立壮年到知命中年,孙保卫把对刘志强的“师徒情”、“兄弟情”化作了对他父母二十一年如一日的照料与陪伴,他的这份无声的坚守,是对“兄弟”、对“师徒”最具情谊的诠释。

  师徒情深,形影不离十二年

  1988年,18岁的孙保卫刚从学校毕业,进入济南铁路局原铁石车辆段货修车间机械室任职机床工,开始了他的铁路职业生涯。在这里,他和比他大两岁的师父刘志强就这样不期而遇了,从此他们并肩作战,形影不离十二年,一起工作、一起学习进步。

  “从小,父亲就教育我,要尊重师长,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孙保卫对于这段“师徒情”感触颇深,这不仅是因为同样作为铁路职工的父亲言传身教,更是因为师徒二人间的真诚相待、兄弟情深。工作中,刘志强把他过硬的业务技能毫不保留地传授给与他年龄相仿的孙保卫;生活上,师徒俩也是相互关心、相互帮衬。这场尊重与真心的交换,是时年两个年轻人彼此的建立“师徒情”“兄弟情”的福报与开端。

  孙保卫服务旅客检票进站

  1995年,孙保卫在刘志强的推荐与鼓励下,参加了原青岛铁路分局车床工技术比武,这场竞赛车间本来是让刘志强参加的,可他把机会让给了孙保卫,孙保卫也不负所望,获得了二级技术能手。随后,1997年,孙保卫又在刘志强的推荐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党员。师徒二人更加亲如兄弟、密如知己。

  据孙保卫回忆,在他认识刘志强之前,刘志强在上初中的弟弟由于车祸意外去世了,这对刘志强及其父母的打击都特别大。但是,随着孙保卫以一个“弟弟”的身份出现,特别是,他也把刘志强当成自己的“亲哥哥”、把刘父母当做家人、亲人来对待,这种奇妙的缘分便促使刘志强和其父母消解了悲痛。

  老师离去,侍其父母似我亲

  2000年,刘志强突发疾病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个变故对于已经历过一次丧子之痛的刘志强父母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刘志强的母亲几次想要自杀,她要结束生命去寻找自己的儿子们,她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寄托和希望。两次的白发人送黑发人,让这整个家庭悲痛欲绝。

  当时,正处于而立之年的孙保卫正工作顺利、家庭和美,一切都正向着美好的方向发展,然而,他的生活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在压抑住自己失去挚友兄弟的悲伤情绪的同时,他毅然承担了这一切。他天天去师父刘志强家陪伴他的父母,日夜为他们开导宽心,照料他们的生活起居。

  渐渐地,照料刘志强的父母,便成了孙保卫的生活日常。那时候的孙保卫,下班时间大多都在刘志强父母家里照顾,而此时他自己的小家里还有一个两岁的女儿,正处于一个需要有父亲陪伴的年龄。但是孙保卫选择了“大爱”,他觉得自己的家庭至少是完整的,而师父留下的两位孤寡老人更需要他的陪伴。就这样坚持了一年,他一心扑在两位老人身上,忽略了自己的孩子和爱人。

  孙保卫的爱人一直不是很理解,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师父的父母已经走出丧子之痛了,他们自己的生活也应该要回归正轨。可孙保卫还是坚持着下了班就先去陪伴两位老人。

  随后,孙保卫肩负起了长期照顾两位老人的职责,再加上自己和妻子的双方父母,他硬是扛起了六个老人赡养责任,而此时的他,年仅三十岁。

  不离不弃,照顾老人不间歇

  许多年下来,令孙保卫倍感艰辛不易的时刻真的太多了。其中,最艰难的时刻是在孙保卫父亲脑梗时,母亲得了肾炎,而丈母娘又得了癌症。多重打击的精神压力、没日没夜地陪护三位病患、每日还要去照顾师父父母,再加上不能放弃作为经济来源的工作……这一切都让孙保卫在那段时间里临近崩溃,患上了很严重的精神衰弱。他整日整夜地睡不着觉,只能依靠医生开的安眠药才能强制性入睡。

  妻子看着丈夫每日身心俱疲,无比心痛,经常劝孙保卫放弃对师父父母的照顾。刘志强的父母也早已把他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心疼不已,不想再拖累他。可孙保卫说:“记得师父在世时,每次逢年过节都是互相去对方家拜年的,那时候我们多好啊……师父去世一个多月时师母就带着孩子离开了家,现在一年多了,如果我再离开,你们两个老人怎么生活下去?”孙保卫始终没忘与刘志强的情义:“我记得刚入路时师父问我抽烟喝酒吗?我说不会。可有一天一个同事给我递了一颗烟,我当时出于好奇就开始抽,正巧被师父撞见,他便很严肃地问我,‘不是说不抽烟吗?’我当时一下子涨红了脸,觉得在他面前没了诚信。他像一个长辈一样关心我的健康、纠正我的陋习,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碰过烟。这个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想念一个人的最好方式就是记得和他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孙保卫向两位老人追忆着他和刘志强的兄弟情,同时也郑重地做出了承诺:“他已经成为了我的亲人,没有血缘的亲哥哥。我不能放弃你们两个老人。”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孙保卫始终真情陪伴。在这期间,家庭团圆的时刻是最无法两全的。从孙保卫开始照顾师父父母起,就没有在家过过年,对此身患偏瘫的孙父也表示理解,也因为家里还有其他孩子,而刘父只能靠他这个儿子照顾了。但每次过年,孙父还是会蹒跚地走到村口去等孙保卫一家,虽然基本都是等不来的。后来刘父母知道了,就催促孙保卫回自己父母家过年。见两位老人天天絮叨,孙保卫不好推辞这才回家过“年三十”,而这一年已是2005年了。然而,大年初一他就回来陪两位老人了。

  “父亲的爱很淡却很沉,艰难时我都会来和父亲聊聊天。在我最艰难的那一年和父亲说起压力的事,父亲说他的病可以不治,他的退休金留给母亲看病,让我把我的钱留给岳母看病。父亲还鼓励我说,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孩子你走到这一步已经很厉害了!”孙保卫说起父亲回忆到,“我当时泪就下来了,我觉的再难也得救我的亲人,我必须撑住,我不能放弃!”到2012年孙保卫父亲去世,悲伤再次袭来,六个老人变成五个。但幸运的是,孙母的肾炎得到了良好医治;丈母娘的癌症是良性肿瘤,也得到良好的控制;师父父母身体也一直比较健康。这可能是对孙保卫最大的心理慰藉了。

  2000到2021,一晃21年过去了。孙保卫一直履行着自己定下的诺言,无数次可以选择放弃,可他没有,他带着沉甸甸的情义与责任对刘父母恪尽孝道,一坚持就是20多年。当被问到还能坚持多久时,他说,除非自己有啥意外,否则这在世的几位老人他都不会放弃。 

编辑:郑雨昂    责任编辑:温伟伟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